首頁 > 新聞 > 要聞 > 正文

“紅色濮陽”系列之一:
單拐:“中原紅都”里的紅色往事

作者: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6-13 08:25:01

編者按革命老區濮陽,具有豐富的紅色文化資源。挖掘濮陽紅色文化資源,回顧這片熱土上曾發生的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有利于激勵我們不忘初心,以更加積極的姿態投入富裕文明和諧美麗新濮陽建設。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本報開設“紅色濮陽”系列欄目,以饗讀者,同時也歡迎廣大讀者積極提供相關線索或賜稿。  

清豐,是一塊充滿紅色印記的土地。1927年,清豐縣一批革命知識分子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10月,清豐縣第一個中共黨支部成立。1929年4月,中共清豐縣第一屆委員會成立。在中共清豐縣委的領導下,清豐人民為清豐解放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斗爭,為中國革命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彭德懷、劉伯承、鄧小平、徐向前、楊得志、黃克誠、宋任窮、程子華、黃敬、王宏坤、楊勇、蘇振華、曹里懷等多位革命前輩,都曾在清豐留下足印。單拐革命舊址、中共直南特委舊址、冀魯豫行署舊址等革命舊址,以及革命故居、烈士墓、烈士陵園、烈士紀念碑等,至今仍在默默訴說著這塊紅色土地上的紅色故事。 

dd40b718-70c1-42bd-b9ff-89b813177201.jpg

 抗戰史實展館內一角。  

中國歷史文化名城濮陽,有著豐富的紅色文化資源,清豐縣雙廟鄉單拐村,是其中一處代表。  

單拐村是國家住建部第一批列入中央財政支持范圍的中國傳統村落,也是國務院公布的第二批100處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這里誕生了我軍兵工史上第一門大炮,曾是抗戰時期冀魯豫邊區的政治、軍事指揮中心,被稱為“中原紅都”。  

單姓人曾經居住的村落  

想去單拐村并不難:從濮陽市區乘坐城際公交到清豐縣,下車轉乘直達單拐村的旅游巴士,前后僅需一個小時。  

與普通的中原村莊不同,單拐村的房子多為青磚灰瓦,小垂花門式的門樓極具特色,素淡清雅的色調,精美的木雕、磚雕、石雕隨處可見,給人古色古香的感覺。村民介紹,這些青磚灰瓦的古典建筑,多半建于清朝末期。村莊房屋以胡同的形式布局,共有10多條胡同。  

2014年出版的《清豐縣志》記載:“據傳,明洪武年間,有單姓人氏自山西洪洞縣遷此定居,以姓氏取名單拐村。”有意思的是,雖然村莊以單姓姓氏得名,但目前單拐村村民大部分都姓陳。原來,260多年前,單姓家族在村里雇傭陳姓農戶做長工,隨后單姓衰落,陳姓崛起,陳家慢慢成了單拐村的第一大戶。  

目前的單拐村,是濮陽市一處重要的紅色旅游景點。除了保存相對完好的傳統建筑群外,景區主要有三大看點,分別為冀魯豫邊區抗戰史實展館、冀魯豫軍區紀念館和名人故居。其中,冀魯豫邊區抗戰史實展館為新建不久,冀魯豫軍區紀念館和名人故居則基本為當年原貌。  

冀魯豫邊區的政治軍事指揮中心  

單拐村是如何與紅色革命結緣的?這個小小村莊,緣何被稱為“中原紅都”……漫步于單拐村,這些問題不由得讓人浮想聯翩。  

單拐與紅色革命結緣,與當時的革命大環境有關。《清豐縣志》記載,1944年8月底,冀魯豫邊區軍民對日偽軍的反攻作戰取得節節勝利,清豐縣全境獲得解放。冀魯豫軍區為進一步擴大戰果,解放南樂縣城、濮陽縣城及豫北的大部分地區,打通冀南與太行根據地的聯系,決定將指揮部前移。1944年9月,中共冀魯豫分局、冀魯豫軍區,自山東省觀城縣紅廟村遷駐清豐縣單拐村,司政后勤機關、報社、電臺、醫院等陸續入駐。  

紅色革命為何會選擇單拐村?《清豐縣志》分析認為,單拐村位于清豐縣城東15公里處的潴龍河東岸,不靠公路,比較偏僻。抗日戰爭時期,這里僅有村民400人,但地主多,好房子多。更重要的是,單拐村及周邊一代是冀魯豫邊區建黨較早的地區之一,抗日戰爭爆發后,這里又是黨組織抗日救亡運動和開展游擊戰爭的中心。  

當然,中共冀魯豫分局、冀魯豫軍區之所以遷到單拐村,也與陳篤之父子有關。陳篤之是單拐村的開明紳士,早年在外經商,曾做過國民政府參議員,花甲之年返鄉,經營70畝良田。陳篤之樂善好施,待人寬厚,深受鄉鄰敬仰。抗戰時期,他曾與晁哲甫一起成立清豐縣抗日自治委員會,并被推舉為會長,接著又組建了清豐縣民眾聯合抗日自衛團。陳篤之思想開明,其兒子陳平、女兒陳友菊都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擔任重要領導職務。單拐村的有關情況,就是陳平向分局和軍區領導介紹并推薦的。中共冀魯豫分局、冀魯豫軍區遷到單拐村后,陳篤之把自己的房子騰出來,讓給部隊住,把自己的釀酒作坊無償捐獻給軍區。他還說服族人,騰出家族祠堂作為兵工廠駐地,動員族人和村民騰房、捐糧捐款。  

中共冀魯豫分局、冀魯豫軍區遷到單拐村后,宋任窮、黃敬、王宏坤、楊勇、曹里懷、朱光、張霖之、張璽等領導聚集到單拐村,領導邊區人民對敵反攻作戰和建設邊區,使單拐村成為冀魯豫邊區的政治、軍事指揮中心。  

3a4c989a-0134-4519-acc1-2ea5769de08d.jpg

冀魯豫軍區紀念館。  

生產出我軍史上第一門大炮  

推開冀魯豫軍區紀念館的門,綠樹掩映間,是1944年冀魯豫軍區的兵工廠舊址,陳列廳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舊式兵器。  

在這里,記者看到這樣的介紹:“……1945年9月,冀魯豫軍區遵照朱德總司令《關于建設迫擊炮分隊及兵工廠生產的意見》,在單拐村成立軍事工業部,先后建立4個兵工廠。其中,第一兵工廠設在單拐村,全廠職工在設備簡陋、環境艱苦的條件下,自力更生,土法上馬,百折不撓,于1946年初,制造生產了我軍兵工史上第一門大炮——‘蓋亮號’九二式七十毫米步兵炮。”  

由此可以看出,我軍兵工史上的第一門大炮,就是在單拐村生產的。當然,“蓋亮號”大炮目前并不放在單拐,而是陳列在中國軍事博物館內。  

導游介紹,1945年9月,為適應戰爭形勢對武器裝備、后勤供應的迫切需要,冀魯豫軍區決定在清豐縣單拐村成立冀魯豫軍區后勤部、軍事工業部。我軍建立了兵工一、二、三、四廠和炸彈廠等20多個兵工廠。其中,兵工一廠設在單拐村,二廠、四廠、炸彈廠、皮革廠均在單拐村附近,單拐村又成為冀魯豫邊區軍工生產的中心。  

因為一度是冀魯豫軍區的政治、軍事及軍工生產中心,使得單拐村在中國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十分特殊。著名無產階級革命家謝覺哉夫人王定國(紅軍戰士),在參觀單拐革命舊址后,題詞寫下了“紅色單拐,中原紅都”8個大字。  

5102c9af-2c0a-4856-af4d-d4f9df92209d.jpg

單拐村的革命家舊居。  

c4d05aa2-4001-4e98-97cf-260c3d9b0bce.jpg

沙格寨村支前舊址。  

鄧小平在單拐  

單拐村和鄧小平有緣。  

《清豐縣志》介紹,鄧小平曾到過清豐三次,第一次是在1939年,第二次是1945年,第三次是1946年。其中,第二次到清豐時,鄧小平就住在單拐村。  

1945年1月23日,中共中央指示北方局,即時進入冀魯豫這個有2000多萬人口的最大敵后根據地,并從太行、太岳根據地抽調有經驗的減租減息干部到冀魯豫去。當時擔任北方局代理書記和129師政委,并主持八路軍前方總部工作的鄧小平得到指示后,立即抽調太行、太岳根據地干部,先行奔赴冀魯豫,同時決定自己也來這里。  

1945年3月初,鄧小平率領北方局機關干部,從山西省左權縣的麻田鎮出發,經林縣,在太行軍區七分區的護送下,從淇縣和汲縣之間的塔崗口出山,順利通過了平漢鐵路。當天夜里,由冀魯豫軍區部隊接應渡過衛河,次日進入冀魯豫地區。鄧小平到達濮陽地區后,先在單拐村南十幾里遠的李樓村住了近一個月,把帶來的北方局機關干部派往老區濮縣、滑縣等地進行調查研究,接著聽取宋任窮等人的匯報,并傳達了中央保護中農、團結中農等指示。  

4月27日,鄧小平等人離開李家樓,來到單拐村,住在村民陳學修家。陳家大門朝西,是一進三的大院。進了大門,是個坐北朝南的三合院,堂屋是樓房,由房東住著;東面有南北2個小院,鄧小平住在北院北屋東2間。  

鄧小平剛到單拐,便有喜訊傳來——軍區部隊攻克了日軍重要據點南樂縣城。鄧小平聞訊喜笑顏開,他幽默地贊嘆楊勇:“男人頭上戴冠,不失為‘勇’,不失為‘勇’!”  

鄧小平經過調查研究之后,于6月6日在單拐村召開了數千人參加的群眾工作會議。在這次會議上,鄧小平指出,要從實際出發,抓住減租減息這個中心環節,充分發動群眾,分不同地區、不同階段和階層,區別對待,將運動約束在中央政策允許的范圍內。會議之后,減租減息運動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極大地鞏固了根據地。鄧小平隨后又協同指揮冀魯豫軍區部隊和地方武裝進行了南樂、東平、陽谷、魯西南戰役,殲敵萬人,擴大了冀魯豫邊區。  

6月10日晚,鄧小平接到毛主席電報:“擬在最近舉行一中全會,你在‘七大’當選中委,望接電即趕回總部,待美機去太行時,就便乘機回延安開會。”接到毛主席電報后,鄧小平抓緊時間向北方局、平原分局、行署和軍區領導安排和交待工作。不久,鄧小平攜夫人卓琳告別了單拐村,前往延安開會。  

今天的單拐村,除了有鄧小平故居、鄧小平休息處、鄧小平上馬臺外,村里的老人也樂于講述鄧小平的故事。他們介紹,鄧小平在單拐村期間,經常騎馬到周邊村莊,深入基層調查研究,了解情況。鄧小平騎的是棗紅馬(有說是棗紅騾子),出發時都是利用石馬臺上馬,既方便又安全。石馬臺旁邊還有一棵古國槐樹,樹冠蔭及整個街道,是個很好的乘涼處。鄧小平工作之余,時常坐在石馬臺上和貧雇農促膝談心。  

行走于單拐村,內心久久不能平靜。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和冀魯豫邊區軍民,在山河破碎、國家危亡的生死關頭,以不朽的抗戰精神和氣壯山河的英雄情懷,挺身而出,浴血奮戰,用血肉之軀在廣袤的豫北平原上屹立起一座座豐碑。回望烽火歲月,他們的錚錚鐵骨和赤膽豪情,好像依然在眼前閃現。這或許才是單拐精神的真正內涵所在,也是單拐留給我們的巨大精神財富。  (記者 袁冰潔/文 通訊員 趙云芳/圖  )

致讀者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不僅延續著中國人的文化基因,而且是我們立足現實、面向未來的文化瑰寶。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  

一座濮陽城,半部文明史。中國歷史文化名城濮陽,歷史悠久,文化燦爛,龍文化、上古文化、雜技文化、姓氏文化、紅色文化、地名文化、名人文化等,在濮陽交相輝映。一脈相承、內涵豐厚的濮陽文化,是我們文化自信的重要底色,也為我們堅定文化自信提供了強大的底氣和深厚的根基。  

走得再遠,也別忘了為什么出發。為進一步提升濮陽文化自信,讓濮陽人在了解濮陽歷史、文化中汲取奮力前行的動力,本報決定開設文化專版,暫定每周一期。歡迎廣大從事濮陽歷史、文化研究的專家、學者及愛好者,踴躍提出寶貴建議并向本版賜稿,讓我們一起為濮陽歷史、文化的傳承和光大,奉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電話:18539309838。  

郵箱:[email protected]。  

相關鏈接  

中共清豐縣第一個黨支部及縣委成立  

1927年4月,中共大名特別支部成立,后接收大名第七師范學校(簡稱“大名七師”)教務主任晁哲甫(清豐縣六塔鄉人)加入黨組織。不久,大名七師清豐籍學生李仰斌、李潤東、張德光也被發展成為中共黨員。1927年5月,晁哲甫、李仰斌、李潤東、張德光、喬子荊等,因鬧兵災回到清豐,成為清豐縣第一批中共黨員,并隨即開展活動。  

1928年10月,王近瑞(又名王啟祥、王銑鐵)等人在清豐縣民眾教育館成立中共清豐縣第一個黨支部,王近瑞為書記,王冠儒任組織委員,岳圖南任宣傳委員,喬子荊負責青年工作。黨支部建立后,按照上級黨組織的指示,結合清豐縣實際情況,進行了一系列革命活動。  

1929年2月,清豐縣已有20多名共產黨員、3個基層黨支部。同年4月,中共清豐縣第一屆委員會在城內民眾教育館成立,王近瑞任縣委書記,王冠儒任組織部長,岳圖南任宣傳部長,喬子荊任共青團書記。中共清豐縣委成立后,領導了1929年冬季的“反八毛”斗爭、1930年的反對帝國主義教會斗爭、1930年—1931年的學生運動及抵制日貨運動、1931年下半年的鹽民斗爭、1932年3月的罷教增薪斗爭等。  

清豐縣人民的重大貢獻  

一、巨大犧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成千上萬的清豐軍民犧牲了生命。2532名將士被追認為革命烈士。其中,營、科級以上職務及三等功以上者86人,衛河縣委書記馬天勝、清豐縣縣長劉法堯、八路軍某部一團團長萬連有等,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還出現了“一門三烈士”“一門四烈士”之家。  

二、踴躍參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全縣12673人先后參軍。其中,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抗日戰爭時期2900人,解放戰爭時期近1萬人。1946年9月,為第一次參軍高潮,1647名翻身農民、青年教師、學生和職工踴躍參軍,光榮入伍;1967年6月,為第二次參軍高潮,全縣一次入伍5126人,并從中選拔出500名出類拔萃的青年,直接奔赴延安,保衛黨中央,保衛毛主席。當時,送子參軍、送郎入伍的佳話美談,至今仍被廣為傳頌。其中,高堡鄉孟固村村民劉新長動員自己的兒子、侄子及村鄰147名青壯年參軍,被群眾譽為“擴軍大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他曾2次受到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三、支前工作。清豐縣作為冀魯豫邊區根據地之中心區,支前工作十分繁重。解放戰爭開始后,清豐、衛河以縣委書記、縣長為中心,分別組建戰勤指揮部,各區、各村成立相應組織,在黨的領導下,廣大人民冒著炮火,抬擔架、運糧食,慰勞傷病員。至1949年2月,僅清豐縣累計出動擔架3580副、民工28640人次、大小車輛395輛,支援糧食1750余萬公斤、柴草1550余萬公斤、現金23萬元。此外,還有軍鞋、毛巾、雞蛋、糖等慰問品。  

四、1948年10月28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準備奪取全國政權所需要的全部干部的決議》。根據安排,清豐、衛河兩縣縣委分別召開全縣干部動員大會,要求所有干部報名南下。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清豐、衛河兩縣抽調南下干部122人。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兩縣南下干部同冀魯豫全體南下干部一起,身著草綠色軍裝,佩戴中國人民解放軍胸章,荷槍實彈,從山東省菏澤市晁八寨村一帶,列隊出發,徒步踏上南下征程。(摘自《清豐縣志》)  




責任編輯:崔莎莎

[!---page.stats--] 公式规律高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