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要聞 > 正文

學習貫徹市委七屆十次全會精神系列報道·農村改革篇
【農村改革篇】理想與未來,在希望的田野上……

作者:  文章來源:濮陽日報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6-20 06:53:15

“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權’分置制度······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保障農民財產權益,壯大集體經濟。”

——習近平  

從華龍區、范縣被列為全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縣(區),濮陽被確定為全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整體推進試點市,到濮陽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被評為“中國改革(2017)年度案例”“改革開放40年地方改革創新40案例”,我市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走在了全省、全國前列。  

土地沒變!還在那個位置,還是那么大面積。  

土地又變了!確權的荒地上豎起了廠房、建起了市場,閑置坑塘變身小橋流水……閑置的土地變資源、資源變資產。  

他們沒變!村民還是那些村民,村集體還是那個村集體。  

他們又變了!農民成股民,收入增了;資源變資產,村集體壯了;集體的事,農民當家做主了。  

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喚醒了沉睡的農村集體資產,喚醒了村民的權益意識,激發了龍都大地廣大農民積極投身鄉村振興戰略的內生活力,是繼20世紀80年代初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后,龍都農村大地悄然發生著的又一場巨變。  

43a472a8-4866-41fa-a5e3-b09aa8488aa7.jpg

南樂縣城關鎮郭莊村燈籠。僧少琴攝

改革深下去 群眾富起來  

6月9日上午,66歲農民王鳳菊像往常一樣,走到村集體經濟股份合作社企業——豫龍農莊,撩簾跨進一座大棚,俯身整理花卉苗。  

直腰歇氣的工夫,王鳳菊與一同干活的鄰居聊天:“去年7月1日村里分的紅,馬上又到7月啦,又該分紅了吧?”  

村民分紅得益于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推進。  

2018年7月1日,王鳳菊的存折里多了2300元,這是她一家5口人的分紅,每人460元。  

雖然錢數目不多,但意義重大。從2016年7月第一次領到股金,到如今每年從村集體領取分紅,成為王鳳菊和村民的固定盼想。  

王鳳菊是華龍區勝利辦馬呼屯村村民。2015年,馬呼屯村和該區黃河辦謝莊村、人民辦波頭集村成為我市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3個試點村,一場前所未有的變革悄然開啟。  

經過資產清查登記、編制股東清冊、折股量化等股份制改革的15項程序,馬呼屯村當年確定股東186戶555人,即555股,折股量化集體凈資產146.83萬元,建立了“歸屬清晰、權責明確、保護嚴格、流轉順暢”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拉開了我市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大幕……  

2016年,華龍區全面啟動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2017年6月,華龍區、范縣被確定為全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縣(區);2017年7月,我市被確定為全省唯一一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整體推進試點市;2018年,我市被確定為全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整體推進試點市。  

“把農民的農用地、宅基地、集體經營性土地‘三塊地’分清楚,實現了農村土地集體所有權、農戶承包權、土地經營權‘三權’分置,再把村集體的資源、資產、資金‘三資’弄清楚,農村改革這件事情就基本上弄明白了。”說這話的,是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李彥凱,被大家親切稱為“農村改革專家”的他,腦子里清晰地印刻著我市農村改革發展的“時間表”“路線圖”“施工圖”。  

“折股量化、分紅,實現了農民對集體資產股份的占有權和收益權。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不是改變集體所有制,而是選擇一種更有效率的產權制度安排,把農村土地等集體資產的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等各項財產權利界定清楚。”  

很顯然,這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要清產核資摸清家底,要界定成員明確身份,要固化股份分配股份……涉及的工作包括建立領導機構及辦公室、組織人員排查摸底、組織資產清查登記、編制股東清冊、召開股東代表大會等15項程序。  

近年來,我市堅持把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作為推進脫貧攻堅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抓手,通過推進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實現了還利于民、賦權于民。  

家底摸清楚 資源活起來  

近日,記者走進范縣王樓鎮東張村,一條小河在腳下靜靜流淌,岸邊楊柳依依,一排排整齊的房屋沿河而建……一個生態宜居、產業興旺的美麗鄉村呈現在眼前。  

但當地人都清楚,這兒發生了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里以前是垃圾堆、臭水溝。”東張村黨支部書記張存剛說,“現在是集體旅游項目‘柳溪小鎮’。”  

美麗的嬗變,緣于2017年在范縣進行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  

農村改革千頭萬緒,對村集體資產開展清產核資,摸清“家底”是關鍵。具體要核的是哪些資產?  

“農村的集體資產包括三類:一是資源性資產;二是非經營性資產,比如學校、醫院;三是經營性資產。要對這三類資產分類登記。”范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胡現賓說。  

經過清查、測量、統計,當年,東張村共清查出經營性資產160萬元,資源性資產有土地91.23畝,公益性資產280.84萬元。  

“清產核資,不僅讓群眾清楚村里有多少資產,還明確了產權歸屬和群眾的權利義務關系。”胡現賓說,通過改革,村內有多少資產都量化到股民身上,改革帶來的不僅是真金白銀的股份紅利,還有村集體成員對村內所有賬目收支的民主監督、民主管理。  

在成員界定方面,范縣創新實施“221”工作法,即在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確認階段,分別進行2次確認和2次公示,召開1次群眾代表大會表決通過。  

然而,沒有哪種改革模式能做到“一招靈”,華龍區因地制宜實行“一村一策”。如馬呼村將1998年第二次耕地延包時分有土地的村民作為依據界定;謝莊村、申莊村等以原享受村內收益分配的人員為依據進行界定。  

股權設置是改革的核心,華龍區股權設置實行靜態方式,只設成員股,不設集體股,對新增人口通過股權轉讓和增資擴股進行股權調整;為了讓改革紅利惠及更多貧困群體,范縣為特困群眾創新設立贈予性質的福利股。  

根據改革流程,東張村界定成員人口461人,占股461股,另為3名特困群眾每人贈送0.5股福利股。當年,該村組建成立了東張村股份經濟合作社。2018年11月16日,東張村領取了全國首批、全省首張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登記證書。  

“你看,我們的證書,編號001,這就好比我們的‘身份證’。”張存剛感慨地說:“我們前幾年就想建一個美食廣場,沒有這個證書咱就沒法辦,沒法在銀行開戶。領取證書后,經過全體股東舉手表決,俺村美食廣場建設就啟動了。”  

依托村集體所有的廢棄坑塘資源,東張村的水產養殖、稻鴨共作等特色產業風生水起。首個集體旅游項目“柳溪小鎮”即將開門迎客。  

華龍區、范縣試點先行,示范帶動,為其他縣(區)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提供了寶貴經驗。  

截至目前,全市2984個行政村全部完成清產核資,清查資金總額59.98億元。全市2581個村已成立股份經濟合作社,開始以獨立的市場經濟主體身份,承擔集體資產管理、運營和維護的職能,農村經濟市場化步伐加快。通過改革,實現了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三變”改革目標。  

為實現“三變”目標,我市運用“三三三”工作法。一是組織推動堅持“三動三聚”,高位推動,聚力推進;部門聯動,聚勢攻堅;群眾主動,聚智改革。二是關鍵環節堅持“三清三準”,核查清資產,算準集體賬;界定清成員,把準入口關;設置清股權,劃準分割線。三是發展集體經濟堅持“三建三活”,建機制,讓發展思路活起來;建平臺,讓資產交易活起來;建系統,讓管理制度活起來。  

1560990283(1).png

范縣王樓鎮東張村柳溪小鎮。僧少琴攝  

土地“轉”起來 集體壯起來  

6月初,濮陽縣渠村鄉大閔城村,眼瞅著一臺臺聯合收割機歡奔在麥田里,沉浸在豐收喜悅里的村黨支部書記鄒建明開始盤算接下來的紅薯種植。  

從最初農戶“單槍匹馬”的零星種植,到如今村里流轉360畝地集中種植紅薯,鄒建明感慨好政策:“穩定農戶承包權,放活土地經營權,國家政策讓農民吃了定心丸。”隨著土地確權登記頒證,農民領到了承包經營權證,又把土地租給了村里的合作社。  

市農業農村局宅基地管理科科長許來軍介紹,目前,全市流轉土地180.2萬畝,占全市承包地總數的45.68%。  

“一畝地一年租金1000元,農民忙忙碌碌自己種,也就掙這么多。”濮陽縣渠村鄉政府工作人員吉慶龍坦言,村民一算賬,大多都把地租出去,自己外出務工。  

2018年6月,大閔城村貸款40萬元,成立了濮陽縣閔城農業發展有限公司。  

“多虧這一紙權證,貸款方便!”鄒建明說的權證是對村里集體資源確權后發放的集體土地使用證。  

地處黃河灘區,由于長期受到“黃患”的威脅,大閔城村的集體資源除了眾多的廢棄坑塘、51眼灌溉機井、2座橋涵閘外,別無他物。  

經過對這些閑置的集體資源確權辦證,大閔城村有權證的資產價值評估148.57萬元。用這些資源抵押貸款,大閔城村很快解決了資金難題。流轉土地360畝種植紅薯,又投資建設了占地12畝的粉條加工廠。當年粉條加工廠毛利潤在120萬元左右。  

順利償還40萬元貸款后,該村又將確權后的粉條加工廠作抵押,貸款140萬元,用于村集體經濟的再壯大,實現了資源由“死”到“活”的蝶變升級。  

“目前,全市已累計發放貸款13435筆9.54億元。”許來軍說,改革的最終目的是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鑒于各村資源、區位特點不同,我市鼓勵各縣區探索多種集體經濟發展模式。  

南樂縣將公開競拍機制引入村集體土地承包環節,打破土地承包村界、地界,集體土地租賃費每畝增加400至500元,村集體收入較原來翻了2至3倍。城關鎮郭莊村依托燈籠產業,成立了鑫燁燈籠有限公司,2018年接到了100萬個燈籠的訂單,村集體固定資產規模不斷壯大。張果屯鎮流轉2000畝土地,輻射5個村莊,成立煙之東村聯富創業園,打造現代農業,各村抱團取暖、組團發展,增加了農村集體資產。  

充分發揮獨特的地理位置優勢,華龍區大慶辦趙村集體投資7000萬元建起了濮陽市東建材市場,集體經濟規模達3.4億元,村集體用于年分紅的資金300余萬元。孟軻鄉魏寨村進行棚戶區改造,集體購買商業門市房4000平方米,盤活集體資產7000余萬元。  

2018年,我市874個村有集體經營收入,較上年增加267個;全市67個村實現了按股分紅。  

為加強農村集體資產管理,華龍區投資500余萬元,打造區、鄉、村三級農村集體“三資”陽光公開平臺,為每個村配備“三資”查詢一體機。  

采訪時,王鳳菊拿著自己的手機向記者作了演示,村集體每一筆錢的去向一目了然:“這種當家的感覺,很棒!不知道今年能分紅多少?”很顯然,她對于7月份再一次領取村集體分紅,充滿著期待。  

可以相信,王鳳菊和鄉親們的理想和未來,就在希望的田野上!  

記者手記  

發展新型集體經濟,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讓廣大農民分享改革發展成果,是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土地確權,全市土地數量、權屬更清晰,土地經營權可以抵押貸款,讓農民實現“點土成金”。  

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農村正在進行的這場改革,由點及面,由淺入深,迅速刷新著我市傳統農業的組織結構、發展形態,成為龍都廣袤田野最亮麗的風景線。  

正在進行的這場改革,激活了農村自然資源、存量資產、人力資源等要素,有力促進了農業增效、農民增收、農村增綠。  

中央改革辦督導組評價我市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走在了全省、全國前列。農村基本經營制度是鄉村振興的制度基礎,處理好農民和土地的關系,仍然是深化農村改革的主線。我市在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方面,雖然進行了不懈的探索與實踐,取得了一些成效,積累了許多成功的經驗,但也存在許多亟待完善的問題。鄉村振興之路還任重而道遠。只要我們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用好深化改革這個法寶,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干事擔當,創新發展,就一定能在鄉村振興的宏偉大業中,于龍都大地上繼續書寫新的輝煌篇章。  (記者 楊少軍 史瑞紅 周源 李振濤 通訊員 蔣曉宇 季瑋 宗永剛)




責任編輯:崔莎莎

[!---page.stats--] 公式规律高手论坛